中医药产业推进网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道地药材
 

专家业界共同聚焦道地药材:别让中医输在源头上

来源:中新网上海  日期:2018-01-03  

 

  中新网上海新闻12月31日电(记者 陈静)上药神象集团31日披露,在第十届健康中国论坛上,该集团独家支持的唯一一个中医主题单元,聚焦道地药材。

  这是继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颁布后,健康中国论坛举办的首个中医主题单元。与会嘉宾认为,全国的中医事业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教育、医疗、科研、产业都达到了新的水平,中药方面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也有很多问题亟待去解决。特别是道地药材的现状让人很揪心。

  国家级名老中医、原上海中医药大学校长、终身教授严世芸表示,中药材栽培当菜种,收上来当药管;对中药毒性问题处理不够慎重,中西药毒性没有一碗水端平;中药炮制,后继乏人等现状使得中医输在了源头上。

  严世芸表示,道地药材的关键在于源头没有把控好,后面的药品质量监控都是瞎忙。有研究表明,不同地方栽培的药品它的有效成分的含量可以相差几倍到几十倍。如果按照农业部栽培的要求,只抓农产品的农药残留等指标,而不管理有效成分和种植条件等因素,道地药材在中医药中就会逐步消亡了,或曰名存实亡。

  他指出,随行就市,令人堪忧。不管哪里种、谁种、怎么种,最后种出的中药材都任其进入市场。中药产业这么热,中药的栽培和养殖的质量问题已经成为民生问题,必须引起并关注,同时加以解决了。

  这位国家级名老中医表示,中药一旦发现有副作用就停用、禁用,不分析、不研究、不论证、不甄别;一旦禁用就束之高阁,不进一步研究管理。结果是几年下来不见动静,相关药品没有后文,实际上就被禁掉了。是药三分毒,药效和毒性常常是并存的,发现一个不良反应禁止一个,最后中药可以剩下来的就只有食品了。此外,中药炮制队伍严重萎缩,炮制问题影响了中药的质量,不能不予以重视。

  原上药药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军力用四十年浸润研究中药材,努力重塑道地药材。他从昔日的百草之王野山参讲起,用“上海标准”对道地药材可追溯全产业链的把控。道地药材有点像考古,不仅看产地,还要看年份。他说,搞中药行业从业者,最大的希望就是挖掘出最好的药材,但好的药材在眼前,医生会不会用,又成了药材人心里中一个很大的结。

  陈军力说,人参在经典民方和之前名家的处方中,使用频率相当高。但现在,使用者日渐稀少。临床用党参代替人参,其实效果完全不同。他表示坚信好药一定经得住现代临床试验,但一定需要当代的医生传承好经典。据悉,除了挖掘历史记载之外,其所在上药集团在五家医院针对慢性心衰患者按照现代循证医学标准去做双盲多中心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在标准西医治疗基础上,加用野山参、生晒参后,患者的生活质量、射血分数、6分钟步行距离均显著提高。在舒张压小于70组的心力衰竭患者中,野山参组改善更明显。因此,药材企业发自内心的感受是类似人参这样历代中医之要药,既要有药品质量,也要有医生传承使用。

  来自近代孟河医派发源地江苏常州武进古一诊所的陈古一医生家中世代行医。从成都中医药大学毕业后,陈古一始终坚持在民间行医济世。他从小除了跟父亲把脉之外,从13岁开始跟着父亲在四川巴中老家上山采药。陈古一说,儿时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去那么远的深山老林采药一连几十天,饥渴艰险。到自己做了医生,才知道道地药材对于一个医生意味着什么。

  据悉,现在古一门诊,由专业药师资质的爱人负责帮其收集和炮制好药材。老父亲现在80多岁了,身体力行,看到山民从山上采药归来,就去鉴别一番,保证临床的使用。在古一诊所,使用的药材都是竭尽所能搜集的道地药材,比如川贝是四川松潘的地道原产的川贝,即使贵上很多,也毫不迁就。这些道地药材加上医术和服务精神,不仅帮助陈古一及时解决了患者的病痛,也赢得他们的信任。因此,作为在此作为一名普通中医师,他“期待国家采取一定的政策,保护好、利用好道地药材,让中医师有药可用,发展好中医这个事业。”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